传播国学经典

养育华夏儿女

南齐书:本纪·卷二

作者:萧子显 全集:南齐书 来源:网络

  高帝下

  建元元年夏,四月,甲午,上即皇帝位于南郊,设坛柴燎告天曰:“皇帝臣道成敢用玄牡,昭告皇皇后帝。宋帝陟鉴乾序,钦若明命,以命于道成。夫肇自生民,树以司牧,所以阐极则天,开元创物,肆兹大道。天下惟公,命不于常。昔在虞、夏,受终上代,粤自汉、魏,揖让中叶,咸炳诸典谟,载在方册。水德既微,仍世多故,实赖道成匡拯之功,以弘济于厥艰。大造颠坠,再构区宇,宣礼明刑,缔仁缉义。晷纬凝象,川岳表灵,诞惟天人,罔弗和会。乃仰协归运,景属与能,用集大命于兹。辞德匪嗣,至于累仍,而群公卿士,庶尹御事,爰及黎献,至于百戎,佥曰‘皇天眷命,不可以固违,人神无托,不可以旷主’。畏天之威,敢不祗顺鸿历?敬简元辰,虔奉皇符,升坛受禅,告类上帝,以永答民衷,式敷万国。惟明灵是飨!”

  礼毕,大驾还宫,临太极前殿。诏曰:“五德更绍,帝迹所以代昌;三正迭。?醵人?愿囊。世有质文,时或因革,其资元膺历,经道振民,固以异术同揆,殊流共贯者矣。朕以寡昧,属值艰季,推肆勤之诚,藉乐治之数,贤能悉心,士民致力,用获拯溺龛暴,一匡天下。业未参古,功殆侔昔。宋氏以陵夷有徵,历数攸及,思弘乐推,永鉴崇替,爰集天禄于朕躬。惟志菲。?歉セ裾,遂钦从天人,式繇景命,祗月正于文祖,升禋鬯于上帝。猥以寡德,光宅四海,纂革代之踪,托王公之上,若涉渊水,罔知所济。宝祚初启,洪庆惟新,思俾利泽,宣被亿兆,可大赦天下。改升明三年为建元元年。赐民爵二级,文武进位二等,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谷人五斛。逋租宿债勿复收。有犯乡论清议,赃污淫盗,一皆荡涤,洗除先注,与之更始。长徒敕系之囚,特皆原遣。亡官失爵,禁锢夺劳,一依旧典。”

  封宋帝为汝阴王,筑宫丹阳县故治,行宋正朔,车旗服色,一如故事,上书不为表,答表不称诏。降宋晋熙王燮为阴安公,江夏王跻为沙阳公,随王棨为舞阴公,新兴王嵩为定襄公,建安王禧为荔浦公,郡公主为县君,县公主为乡君。诏曰:“继世象贤,列代盛典,畴庸嗣美,前载令图。宋氏通侯,乃宜随运省替。但钦德怀义,尚表坟闾,况功济区夏,道光民俗者哉?降差之典,宜遵往制。南康县公华容县公可为侯,萍乡县侯可为伯,减户有差,以继刘穆之、王弘、何无忌后。”

  以司空褚渊为司徒,吴郡太守柳世隆为南豫州刺史。诏曰:“宸运肇创,实命惟新,宜弘庆宥,广敷蠲汰。劫贼余口没在台府者,悉原放。诸负衅流徙,普听还本土。”以齐国左卫将军陈显达为中护军,中领军王敬则为南兖州刺史,左卫将军李安民为中领军。戊戌,以荆州刺史嶷为尚书令、骠骑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、扬州刺史,冠军将军映为荆州刺史,西中郎将晃为南徐州刺史,冠军将军垣崇祖为豫州刺史,骠骑司马崔文仲为徐州刺史。

  断四方上庆礼。己亥,诏曰:“自庐井毁制,农桑易业,盐铁妨民,货鬻伤治,历代成俗,流蠹岁滋。援拯遗弊,革末反本,使公不专利,氓无失业。二宫诸王,悉不得营立屯。?饴陨胶。太官池嵒,宫停税入,优量省置。”

  庚子,诏“宋帝后蕃王诸陵,宜有守卫。”有司奏帝陵各置长一人,兵有差,王陵五人,妃嫔三人。

  五月,丙午,进河南王吐谷浑拾寅号骠骑大将军。诏曰:“宸运革命,引爵改封,宋氏第秩,虽宜省替,其有预效屯夷、宣力齐业者,一仍本封,无所减降。有司奏留襄阳郡公张敬儿等六十二人,除广兴郡公沈昙亮等百二十二人。改《元嘉历》为《建元历》,木德盛卯终未,以正月卯祖,十二月未腊。丁未,诏曰:“设募取将,悬赏购士,盖出权宜,非曰恒制。顷世艰险,浸以成俗,且长逋逸,开罪山湖。是为黥刑不辱,亡窜无咎。自今以后,可断众募。”壬子,诏封佐命文武功臣新除司徒褚渊等三十一人,进爵增户各有差。乙卯,河南王吐谷浑拾寅奉表贡献。丙辰,诏遣大使分行四方,遣兼散骑常侍十二人巡行。以交宁道远,不遣使。己未,汝阴王薨,追谥为宋顺帝,终礼依魏元、晋恭帝故事。辛酉,阴安公刘燮等伏诛。追封谥上兄道度为衡阳元王,道生为始安贞王。丙寅,追尊皇考曰宣皇帝,皇妣为孝皇后,妃为昭皇后。

  六月,辛未,诏“相国骠骑中军三府职,可依资劳度二官,若职限已盈,所余可赐满。”壬申,以游击将军周山图为兖州刺史。乙亥,诏曰:“宋末频年戎寇,兼灾疾凋损,或枯骸不收,毁榇莫掩,宜速宣下埋藏营恤。若标题犹存,姓字可识,可即运载,致还本乡。”有司奏遣外监典事四人,周行离门外三十五里为限。其余班下州郡。无棺器标题者,属所以台钱供市。庚辰,七庙主备法驾即于太庙。诏“诸将及客,戮力艰难,尽勤直卫,其从还宫者,普赐位一阶。”辛巳,罢荆州刺史。甲申,立皇太子赜。断诸州郡礼庆。见刑入重者,降一等,并申前赦恩百日。立皇子嶷为豫章王,映为临川王,晃为长沙王,晔为武陵王,暠为安成王,锵为鄱阳王,铄为桂阳王,鉴为广陵王,皇孙长懋为南郡王。乙酉,葬宋顺帝于遂宁陵。

  秋,七月,丁未,诏曰:“交?止北景,独隔书朔,斯乃前运方季,负海不朝,因迷遂往,归款莫由。曲赦交州部内李叔献一人即抚南士,文武详才选用。并遣大使宣扬朝恩。”以试守武平太守行交州府事李叔献为交州刺史。丙辰,以虏伪茄芦镇主阴平公杨广香为沙州刺史。丁巳,诏“南兰陵桑梓本乡,长蠲租布;武进王业所基,复十年。”

  九月,辛丑,诏“二吴、义兴三郡遭水,减今年田租。”乙巳,以新除尚书令、骠骑将军豫章王嶷为荆、湘二州刺史,平西将军临川王映为扬州刺史。丙午,司空褚渊领尚书令。戊申,车驾幸宣武堂宴会,诏诸王公以下赋诗。

  冬,十月,丙子,立彭城刘胤为汝阴王,奉宋帝后。己卯,车驾殷祠太庙。辛巳,诏曰:“朕婴缀世务,三十馀岁,险阻艰难,备尝之矣。末路屯夷,戎车岁驾,诚藉时来之运,实资士民之力。宋元徽二年以来,诸从军得官者,未悉蒙禄,可催速下访,随正即给。才堪余任者,访洗量序。若四州士庶,本乡沦陷,簿籍不存,寻校无所,可听州郡保押,从实除奏。荒远阙中正者,特许据军簿奏除。或戍扞边役,末由旋反,听于同军各立五保,所隶有司,时为言列。”汝阴太妃王氏薨,追赠为宋恭皇后。

  十一月,庚子,以太子左卫率萧景先为司州刺史。辛亥,立皇太子妃裴氏。甲申,封功臣骠骑长史江谧等十人爵户各有差。

  二年春,正月,戊戌朔,大赦天下。以司空、尚书令褚渊为司徒,中军将军张敬儿为车骑将军,中领军李安民为领军将军,中护军陈显达为护军将军。辛丑,车驾亲祠南郊。癸卯,诏索虏寇淮、泗,遣众军北伐,内外纂严。

  二月,丁卯,虏寇寿阳,豫州刺史垣崇祖破走之。置巴州。壬申,以三巴校尉明慧昭为巴州刺史。戊子,以宁蛮校尉萧赤斧为雍州刺史,南蛮长史崔惠景为梁、南秦二州刺史。辛卯,诏西境献捷,解严。癸巳,遣大使巡慰淮、肥。徐、豫边民尤贫遘难者,刺史二千石量加赈恤。甲午,诏“江西北民避难流徙者,制遣还本,蠲今年租税。单贫及孤老不能自存者,即听番籍,郡县押领。”三月,丁酉,以侍中西昌侯鸾为郢州刺史。戊戌,以护军将军陈显达为南兖州刺史,吴郡太守张岱为中护军。己亥,车驾幸乐游苑宴,王公以下赋诗。辛丑,以征虏将军崔祖思为青、冀二州刺史。夏,四月,丙寅,进高丽王乐浪公高琏号骠骑大将军。

  五月,立六门都墙。六月,癸未,诏“昔岁水旱,曲赦丹阳、二吴、义兴四郡遭水尤剧之县,元年以前,三调未充,虚列已毕,官长局吏应共偿备外,详所除宥。”秋,七月,甲寅,以辅国将军卢绍之为青、冀二州刺史。戊午,皇太子妃裴氏薨。闰月辛巳,遣领军将军李安民行淮、泗。庚寅,索虏攻朐山,青、冀二州刺史卢绍之等破走之。冬,十一月,戊子,以氐杨后起为秦州刺史。

  十二月,戊戌,以司空褚渊为司徒。乙巳,车驾幸中堂听讼。壬子,以骠骑大将军豫章王嶷为司空,扬州刺史、前将军临川王映为荆州刺史。

  三年春,正月,壬戌朔,诏王公卿士荐谠言。丙子,以平北将军陈显达为益州刺史,贞阳公柳世隆为南兖州刺史,皇子锋为江夏王。领军将军李安民等破虏于淮阳。夏,四月,以宁朔将军沈景德为广州刺史。

  六月,壬子,大赦。逋租宿债,除减有差。秋七月,以冠军将军垣荣祖为徐州刺史。冬,十月,戊子,以河南王世子吐谷浑易度侯为西秦、河二州刺史,河南王。

  四年,春,正月,壬戌,诏曰:“夫胶庠之典,彝伦攸先,所以招振才端,启发性绪,弘字黎氓,纳之轨义,是故五礼之迹可传,六乐之容不泯。朕自膺历受图,志阐经训,且有司群僚,奏议咸集,盖以戎车时警,文教未宣,思乐泮宫,永言多慨。今关燧无虞,时和岁稔,远迩同,华夷慕义。便可式遵前准,修建敩学,精选儒官,广延国胄。”以江州刺史王延之为右光禄大夫。癸亥,诏曰:“比岁申威西北,义勇争先,殒气寇。??⊥跏。战亡蠲复,虽有恒典,主者遵用,每伤简薄。建元以来战亡,赏蠲租布二十年,杂役十年。其不得收尸,主军保押,亦同此例。”以后将军长沙王晃为护军将军,中军将军南郡王长懋为南徐州刺史,冠军将军安成王暠为江州刺史。

  二月,乙未,以冠军将军桓康为青、冀二州刺史。上不豫,庚戌,诏原京师囚系有差,元年以前逋责皆原除。三月,庚申,召司徒褚渊、左仆射王俭诏曰:“吾本布衣素族,念不到此,因藉时来,遂隆大业。风道沾被,升平可期。遘疾弥留,至于大渐。公等奉太子如事吾,柔远能迩,缉和内外,当令太子敦穆亲戚,委任贤才,崇尚节俭,弘宣简惠,则天下之理尽矣。死生有命,夫复何言!”壬戌,上崩于临光殿,年五十六。四月,庚寅,上谥曰太祖高皇帝。奉梓宫于东府前渚升龙舟。丙午,窆武进泰安陵。

  上少沈深有大量,宽严清俭,喜怒无色。博涉经史,善属文,工草隶书,弈棋第二品。虽经纶夷险,不废素业。从谏察谋,以威重得众。即位后,身不御精细之物,敕中书舍人桓景真曰:“主衣中似有玉介导,此制始自大明末,后泰始尤增其丽。留此置主衣,政是兴长疾源,可即时打碎。凡复有可异物,皆宜随例也。”后宫器物栏槛以铜为饰者,皆改用铁,内殿施黄纱帐,宫人着紫皮履,华盖除金花瓜,用铁回钉。每曰:“使我治天下十年,当使黄金与土同价。”欲以身率天下,移变风俗。上姓名骨体及期运历数,并远应图谶数十百条,历代所未有,臣下撰录,上抑而不宣,盛矣。

  史臣曰:孙卿有言:“圣人之有天下,受之也,非取之也。”汉高神武骏圣,观秦氏东游,盖是雅多大言,非始自知天命;光武闻少公之论谶,亦特一时之笑语;魏武初起义兵,所期“征西”之墓;晋宣不内迫曹爽,岂有定霸浮桥?宋氏崛起匹夫,兵由义立:咸皆一世推雄,卒开鼎祚。宋氏正位八君,卜年五纪,四绝长嫡,三称中兴,内难边虞,兵革世动。太祖基命之初,武功潜用,泰始开运,大拯时艰,龙德在田,见猜云雨之迹。及苍梧暴虐,衅结朝野,百姓懔懔,命悬朝夕。权道既行,兼济天下。元功振主,利器难以假人,群才戮力,实怀尺寸之望。岂其天厌水行,固已人希木德。归功与能,事极乎此。虽至公于四海,而运实时来;无心于黄屋,而道随物变。应而不为,此皇齐所以集大命也。

  赞曰:于皇太祖,有命自天,同度宇宙,合量山渊。宋德不绍,神器虚传。宁乱以武,黜暴资贤。庸发西疆,功兴北翰,偏师独克,孤旅霆断。援旆东夏,职司静乱;指斧徐方,时惟伐叛;抗威京辇,坐清江汉。文艺在躬,芳尘渊塞。用下以才,镇民以德。端己雄睟,君临尊默。苞括四海,大造家国。

关键词:南齐书,本纪

解释翻译
[挑错/完善]

  建元元年夏四月甲午,高帝在南郊即皇帝位,设祭坛柴堆举行燎祭,奉告上天说:“皇帝臣道成,大胆用黑公畜,昭告皇天后帝。宋帝明识上天授命之序,颁布旨命,让我萧道成受上天之命。自人类起源,设立管理者,目的是阐明至理效法上天,开启新元创造万物,扩展这一大道。天下是众人的,上天不会长期授命于一人。从前在虞、夏时代,都是从上代承受帝位,及至连、魏,中世就相互揖让,这些都明白地见诸典籍,载于史册。宋秉承的气敷既已衰微,累代多有变故,实际是依赖道成匡扶拯救的功绩,才度过了那些艰难。再造颠覆坠亡的王朝,重新构建疆域,宣布礼仪明确刑罚,结集仁义。曰晷星纬凝聚天象,河岳显灵,大至天人之际,无不表示感应。于是才敬依天运,委任贤能,把天命赋予我身。我推辞德业不足以继承帝位,达到数次,然而诸位公卿士大夫,长官执事,以及众多贤人,包括各地戎狄,全都说:‘皇天眷爱并赋予重任,不可以坚持推辞,入神无所寄托,不可以空缺帝位。’我害怕上天的威严,怎敢不恭敬地顺从天命。敬选吉曰,恭奉皇符,登坛接受禅让,类祭上天,以永报百姓的衷心,传布万国。希望圣明神灵享用!”

  典礼结束,车驾回到宫中,登临太极前殿。下诏书说:“五德更替,所以王朝的业绩代代昌盛;夏正、殷正、周正转换,所以帝王法度再度光耀。世间有质朴有文饰,时有沿革,其奉天承运,经治道统,整顿百姓,本来就是用不同的方法达到同样的管理目的,通过不同的渠道流到一起。朕寡陋愚昧,值此艰难之季,以勤恳尽力的诚心,凭藉期望安定的运数,贤能者尽心,士人百姓尽力,因此得以拯救危亡平定暴乱,匡扶一统天下。事业没有高遇古代,功绩大致可与从前相比。宋代因为有衰亡征兆,气数已。?牍獯蟮乱,乐于禅让,这是明了朝代更替的长远之见,于是上天赐予的禄位就集中到了我身上。衹是我志向浅。?拼怯植槐焕斫,所以就敬从天人之意,遵照上天授予王位之命,正月敬奉祖先,升烟祭祀上帝。我缺少德业有辱使命,如今居有四海,承续帝统,寄位王公之上,好像涉入深水,不知如何渡过。初登帝位,大庆新象,要把恩惠施予广大的百姓,可以大赦天下。改升明三年为建元元年。赐予国民爵位二级,文武官员晋升二等官位,鳏寡孤独不能自我谋生者,每人给五斛谷。拖欠的田租旧债不要再收。有触犯乡里考核评议的律条,贪污奸淫盗窃的,一律都予以清理,洗刷原先的罪名,让他们重新开始。长期服劳役者和钦定关押的囚犯,都特赦遣散。丢失官爵,受禁锢被夺去的功劳,一律依照从前的规定予以恢复。”

  封宋帝为汝阴王,在丹阳县从前的治所为其建造宫殿,采用宋代的历法,车驾、仪仗、服饰的颜色,完全与过去相同,上书朝廷不用称表,皇上对其上书的回答不称韶。宋晋熙王刘燮降为阴安公,江夏王刘跻降为沙阳公,随王刘翻降为舞阴公,新兴王刘嵩降为定襄公,建安工刘禧降为荔浦公,郡公主降为县君,县公主降为乡君。下韶书说:“承继事业效仿先贤,是历代盛典,酬报劳绩使立功者的后代生活美满,是从前的善意举措。宋代封的通侯,就应当随着朝运变换降低或免去爵位。衹要有值得钦敬的道德受人怀念的仁义,就可以记载于典籍传播于民间,何况功在中原,道德光照民俗的人呢?爵位降低等次的规定,应当遵照从前的制度。南康县公、华容县公可以降为侯,萍乡县侯可以降为伯,食邑的户数依次减少,以此沿续刘穆之、王弘、何无忌的后人。”

  任命司空褚渊为司徒,吴郡太守柳世隆为南豫州刺史。下诏书说:“帝王时运初创,天命惟新,应当弘扬奖赏宽恕之心,广施减免消除罪过。强盗剩余家口被没入宫府的,全部赦免释放.那些举家流浪迁徙的,一律听任返回本土。”任命齐国左卫将军陈显达为中护军,中领军王敬则为南兖史,左卫将军李安民为中领军。戊戌,任命荆州刺史萧嶷为尚书令、骠骑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、扬史,冠军将军萧映为荆州刺史,西中郎将萧晃为南徐州刺史,冠军将军垣崇祖为豫州刺史,骠骑司马崔文仲为徐州刺史。

  禁止各地进贡庆贺礼物。己亥,下诏令说:“自从井田制度毁弃,农桑业者改行,晒盐冶铁妨碍百姓生计,商业凋零混乱,历代成为习俗,流弊越来越严重。拯救流弊,改革商业重视农业,使官方不独占货利,百姓不失业。二宫各王,都不得营造屯田府。?庹忌胶。太官掌管的皇家园林,停止征纳赋税,酌情省建。”庚子,诏令“宋朝皇帝、皇后、各王的陵墓,应当有守卫”。有关部门奏请皇帝陵墓各设置长官一人,兵士不等,王的陵墓五人,妃嫔的陵墓三人。

  五月丙午,晋封河南王吐谷浑拾寅为骠骑大将军。下诏令说:“帝运更替,除去爵位改变封号,宋朝的等第禄秩,虽然应当减省更替,但是其中原来已经守边效力,致力宣扬齐代功业的,一律沿用本来的封号。不要有什么降低。”主管部门奏请留用襄阳郡公张敬儿等六十二人,去旧官而任新官的有广兴郡公沈昙亮等一百二十二人。历法改《元嘉历》为《建元历》,木德盛于卯终于未,用正月卯曰祭祖,十二月末日祭腊。丁未,下诏令说:“招募选取将领,悬赏征求士人,出于权宜之计,不是永久的制度。但近年世事艰难,逐渐成为习俗,而且许多人长期逃逸,藏匿在山野湖泊开脱罪责。这样就会造成犯罪者不感到耻辱,逃亡者受不到指责。从今以后,可以禁止在民众中招募。”壬子,韶令加封辅佐登基的文武功臣,包括新任司徒褚渊等三十一人,晋封爵位增加食邑户数各有不等。乙卯,河南王吐谷浑拾寅上表进献贡品。丙辰,诏令派大臣分别到各地去,派遣兼散骑常侍十二人巡视。交宁因为路途遥远,不派遣大使。己未,汝阴王去世,追封谧号为宋顺帝,葬礼依照魏元帝、晋恭帝旧例。辛酉,阴安公刘燮等人被处死。追封谧号,哥哥萧道度为衡阳元王,萧道生为始安贞王。丙寅,追尊皇父为宣皇帝,皇母为孝皇后,妃为昭皇后。

  六月辛未,韶令“相国、骠骑将军、中军将军三府的官吏,可以依照资历功劳增加二员,假如职位已经满了,剩下的人可以全部赐给官位”。壬申,任命游击将军周山图为兖州刺史。乙亥,下诏说:“宋末连年战乱,加上灾害疾病的破坏,致使有些枯骨无人收拾,毁掘的棺材未能掩埋,应当尽快通知下边埋葬体恤。如果还存有标志文字。姓名字号能够识别,可以立即装运,运到本乡。”主管部门奏请派遣外监典事四人,巡行城门外三卜五里以内的地区。其余地区把命令下达给州郡。没有棺材和标志文字的,当地用官方的钱购置有关物品予以下葬。庚辰,七座宗庙神主乘坐皇帝车驾到太庙就位。诏令说:“诸位将领及门客,合力共度艰难,尽心尽力值班守卫,那些随从归还宫廷的,全部赐给一级官位。”辛巳,罢免荆州刺史。甲申,立萧赎为皇太子。禁止各州郡送礼庆贺。现在量刑加重的,减轻一等,并且申明赦免一百天。立皇子萧嶷为豫章王,萧映为临川王,萧晃为长沙王,萧毕为武陵王,萧嵩为安成王,萧锵为鄱阳王,萧铄为桂阳王,萧鉴为广陵王,皇孙萧长懋为南郡王。乙酉,把宋顺帝安葬在遂宁陵。

  秋七月丁未,下诏说:“交吐、比景,独不上书奉齐为正统,这是因为前朝刚刚终结,他们依仗隔海的有利地势不服从朝廷,因而迷失了方向,不知如何归顺。宽赦交州部属李叔献一人即可安抚南部国土,文武官员量才选用。并派遣大使宣扬朝廷恩德。”任命试守武平太守行交州府事奎扭赵为交丛刺史。丙辰,任命胡人伪茄芦镇主阴平公杨广香为逆业刺史。丁巳,下韶说:“南兰陵是家乡故土,长期减免田租布帛;武进是奠基帝王大业的所在,免除十年赋税徭役。”

  九月辛丑,诏令“二吴、义兴三郡遭水灾,减去今年的田租”。乙巳,让新任尚书令、骠骑将军豫章王萧嶷为荆、湘二州刺史,平西将军临川王萧映任扬州刺史。丙午,司空褚渊领尚书令。戊申,皇上亲临宣武堂举行宴会,诏令诸位王公以下大臣赋诗。

  冬十月丙子,立彭城刘胤为汝阴王,作为宋帝后代奉祀。己卯,皇上大祭太庙。辛巳,下诏书说:“朕很小就为世俗事务所羁绊,三十多年来,各种艰难险阻,都已尝遍。最后艰难消失,乘兵车登临帝位,诚然是凭藉时来运转,实际也是依靠了士人百姓。宋元徽二年以来,各位从军得到官职的人,没有全部领受俸禄,可以催促尽快下去查访,随时纠正立刻补给。才能可以担任其他职务的,访查甄别,评定等级次序。如果四州的士民百姓,本乡沦陷,户籍簿没有留下来,无处考查审核,可以听任州郡押作保,照实上奏。偏远地区没有中正官的,特许根据军簿上奏。有人在边境防守作战,短期内无法返回,可以听任他们在同部队中各由五人作保。他们所隶属的官府,要按时列入上奏。”汝阴太妃王氏去世,追赠为宋恭皇后。

  十一月庚子,任命太子左卫率萧景先为司州刺史。辛亥,立皇太子妃裴氏。甲申,封给功臣骠骑长史赵等十人爵位、食邑户敷各有不等。

  建五二年春正月戊戌初一,大赦天下。任命司空、尚书令遗揽为司徒,中军将军张敬儿为车骑将军,中领军奎堂吕为领军将军,中护军陈显蚂护军将军。辛丑,皇上亲临南郊祭天。癸卯,下诏因索虏进犯淮、泗,派遣各部队北伐,内外戒严。

  二月丁卯,敌人进犯昼区,豫州刺史垣崇祖击退了他们。设置巴州。壬申,任命三巴校尉明慧昭为巴州刺史。戊子,任命宁蛮校尉萧赤斧为雍州刺史,南蛮长史崔惠景为梁、南秦二州刺史。辛卯,下诏西部边境进献战利品,解除戒严。癸巳,派遣大使巡行慰问淮、肥,徐、豫特别贫困和遭逢灾难的边民,刺史及俸禄二千石的官员酌量进行救济。甲午,下诏“长江西北百姓避难流亡的,命令遣返本乡,免除今年的租税。孤单贫困以及年老不能自我生存者,就在当地落户,郡县签押认领”。

  三月丁酉,任命侍中西吕侯萧鸾为郢州刺史.戊戌,任命护军将军陈显达为南兖州刺史,吴郡太守张岱为中护军。己亥,御驾亲临乐游苑参加宴会,王公以下赋诗。辛丑,任命征虏将军崔祖思为青、冀二州刺史。

  夏四月丙寅,晋封高丽王乐浪公高琏为骠骑大将军。

  五月,建造国都六门城墙。

  六月癸未,诏令“前岁水旱灾害,宽免丹隧、二呈、盏垒四郡遭受水灾特别厉害的县,建五元年以前征收的粮、绢、劳役没有完成,虚报已经完成,除有关官吏应共同补收外,慎重地予以免除”。

  秋七月甲寅,任命辅国将军卢绍之为青、冀二州刺史。戊午,皇太子妃裴氏去世。

  闰月辛巳,派遣领军将军李安民巡视淮、泗地区。庚寅,索虏进攻朐山,青、冀二州刺史卢绍之等人击退了他们。

  冬十一月戊子,任命氐人杨后起为秦州刺史。

  十二月戊戌,任命司空褚渊为司徒。乙巳,皇上亲临史堂听取诉讼。壬子,任命骠骑大将军豫章王蕴盛为司空,扰业刺史、前将军堕上坦萧映为荆州刺史。

  建元三年春正月壬戌初一,诏令王公卿士直言进谏。丙子,任命平北将军速题达为益业刺史,贞阳公柳世隆为南兖州刺史,皇子芦缝为江夏王。领军将军李安民等在淮阳击败敌寇。夏四月,任命宁朔将军沈景德为广州刺史。

  六月壬子,实行大赦。拖欠的田租旧债,免除削减不等。

  秋七月,任命冠军将军垣荣祖为徐州刺史。

  冬十月戊子,任命河南王世子世子吐谷浑易度侯为西秦、河二州刺史,河南王。

  建元四年春正月壬戌,下诏书说:“学校的规章,最首要的是天地人伦,目的是振作才能,启发性情,教化黎民百姓,纳入礼义的轨道,因此五礼的事迹流传,六乐的内容不灭。我自秉受天命以来。有志于阐发经义,而且各有关部门官吏,都提出了建议,祇是因为战事不断,文教事业未能开展,想起学宫乐事,感慨良多。如今边境没有什么战事,岁时祥和,谷物丰收,远近俗划一,华夏夷狄都钦慕礼义。马上就可以遵照从前的规定,修建学校,精选儒学教官,广泛延纳王公贵族子弟。”任命江州刺史王延之为右光禄大夫。癸亥,下诏说:“连年扬威西北边境,官兵义勇争先,战死疆。?蒙??瓿删?醯氖乱。阵亡者免除赋税徭役,虽然有固定的制度,但是主事的人在遵照执行时,往往过于简单微薄。建元以来阵亡的士兵,奖赏免除田租布帛二十年,免除杂役十年。那些没有找到尸体的,由部队长官作保画押,也遵照这一条例。”任命后将军长沙王萧晃为护军将军,中军将军南郡王萧长懋为南徐州刺史,冠军将军安成王萧嵩为江州刺史。

  二月乙未,任命冠军将军桓康为青、冀二州刺史.皇上病重。庚戌,韶令不同地减免京城囚犯罪行,建元元年以前拖欠的债务都免除。

  三月庚申,召集司徒遣渊、左仆射王俭下诏说:“我本是平民庶族,没有想到能有今天,凭藉时来运转,成就了大业。风化道德施及天下,太平盛世可以预期。谁知得病久不见好,至于病危。你们要像事奉我一样事奉太子,怀柔远近,团结内外,应当让太子亲厚和睦亲戚,委任贤才,崇尚节俭,弘扬宽大仁惠的政治,治理天下之道就在于此。死生有命,还有什么话说!”壬戌,皇上在临光殿逝世,终年五十六岁。

  四月庚寅,尊上谧号太祖高皇帝。将梓木棺材在东府前岸边抬上龙舟。丙午,安葬在武进泰安陵。

  皇卜从小深沉有大量,宽严适度,清正节俭,喜怒不形于色。博览经书史籍,擅长撰写文章,工于草书隶书,下棋达到第二品。虽然致力治理国家消除危难,也没有放弃平日的爱好。听从劝谏,明察阴谋,凭藉威严庄重获得众人的拥护。登上帝位之后,自身不用精细物品,敕令中书舍人桓景真说:“君主的衣服上似乎装饰玉介导,这一服制始自宋大明末年,后来到泰始年间更增加其华丽。把它留在君主的衣服上,就是发生祸害的根源,可以立刻打碎。凡是再有招致灾异的物品,都应依照此例。”后宫的器物栏槛用铜作为装饰的,都改用铁,内殿用黄纱帐,宫人穿紫皮履,车辆的华盖除去金花爪,都用铁回钉。常说:“让我治理天下十年,当会使黄金与土同价。”想要亲身表率天下,改变风俗。

  皇上的姓名、骨相以及气运历数,都对应上数十百条预言图符,是历代帝王所没有的,臣下记录,而皇上压下没有公开,美德啊。

  史臣曰:孙卿有句话:“圣人之所以拥有天下,是受予的,不是夺取来的。”汉高祖神勇、杰出、圣明,观秦始皇束游时,也衹是喜欢说大话,并非自己知晓天命;光武帝听少公谈论谶语,也衹是一时的说笑;魏武帝最初起兵举义,所期望的是“征西”的墓地;晋宣帝没有内逼曹爽,岂能确立霸位于浮桥;宋代刘氏出身于匹夫,仗义起兵,都是称雄一世,最终开启国运。宋代在位八个国君,根据占卜传位六十年,四次嫡长子断绝,三次号称中兴,内忧外患,年年有战争。太祖受命奠定国基之初,武装深藏不用,叁盘年间国运开启,拯救了当时的危难,龙在田野上显示德行,呈现兴云作雨的迹象。等到苍梧王暴虐,与朝野结怨,百姓惶恐不已,性命朝不保夕。既然当权,就要兼而救助天下。大的功绩会威胁君主地位,国家权力不应假藉给别人,众位人才合力,实际是怀有建功立业的愿望。岂衹是上天厌弃五德中之水德,人们希求木德的愿望也很强烈。把功绩归还贤能,事情至此达到极点。虽然极为公正于天下,可确实时来运转,上大无意于皇帝,天道随着事物变易。应验而不是去争。?饩褪腔势牖峒?烀?脑?。

  赞曰:呜呼太祖,承受天命。共同测度宇宙,一起计量山渊。宋代的德业不能继续,国家祭器空白流传。以武力平定动乱,凭藉贤才废黜暴虐。功在开发西疆,兴盛北部国土。偏师独自攻克,孤旅猛烈击断。举旗束夏,掌管平定作乱。刀斧指向徐方,当时衹是讨伐叛乱。扬威京城,安坐乎定江漠地区。亲自赋诗作文,到处都是好名声。依据才能任用下属,凭藉德业统治百姓。端正自己,雄武而温和,治理天下,保持尊严沉静。囊括四海,大造家国。

用户评论
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
最新推荐

南齐书:本纪·卷二_原文及解释翻译

关于本站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QQ群:33670928

Copyright ? 2016-2019 Www.GuoXueMe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国学梦 版权所有

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:[email?protected]